首页 / 爱分享 / 正文

日期2020-10-31 14:00:56

​​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在恐吓、威胁和警告的语言中长大的。


你能否回忆起来,每一次听到威胁、恐吓和警告的语言的时候,感受是什么?你的内在是否会马上变得有些紧张,有些担忧,有些恐惧,甚至有些不安全?



常见的恐吓的语言有:

“别哭了,再哭我就不要你了!”

“看你还敢不敢?!”

“走不走,不走我就自己走了!”

......



孩子如果长期在威胁、恐吓和警告的语言中长大,不安全感就会捆住他的生命,让他没有办法得到自然而自由的发展。


我分享一个事例。


有一天,我进班观察教学,一推开教室门,正好对面工作毯上坐着一个不到三岁的小男孩。他看到我的那瞬间,身体抖了一下,显然他被惊吓到了。我便有意识地微笑,向他表示友好。


小男孩翻了我一记白眼,把头转到了一侧。我意识到,不安全感让他对我产生了一份防御。他的举动引起我的好奇,我走到班里的一个角落坐下,想继续观察他。


当我看他的时候,发现他也在看我,显然他对我也很好奇。但是,当我们目光对视的那一瞬间,他会迅速地把头转到一侧,不再看我。即便这样,我还是发现他通过眼睛余光在窥视着我。他对我很好奇,很紧张,也很防御。


我观察了他一会,发现他始终是这样的状态。那一刻我产生了一种意识,如果我一上午都这样观察他,他的生命会始终处于一种不安和防御的状态,那么他就没法活动了。这也意味着他一上午的生命是没有办法发展的。


于是,我选择不再观察他了。但他过度的不安全和紧张仍然很触动着我,也刺痛着我。我在想,究竟什么样的生长背景,会让一个孩子这样地敏感。


>


到了户外活动的时间,我到户外继续去观察他。我发现,当老师在活动的时候,他始终毕恭毕敬地站在那一动不动,仿佛身体被捆住了。当老师带着小朋友做体育游戏、做操或者陪着一起奔跑的时候,他就坐在长椅上,一动不动地呆呆看着。


那一刻,你会看到一个生命是被锁住了的,而他的生命力被重重地压在了生命最隐藏的地方。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灵动和鲜活,我不由得对他产生了深深的担忧。


后来,我找到了老师,想了解这个孩子怎么如此的敏感,如此的缺乏安全感。


老师告诉我,孩子是爷爷带大的,爷爷是一个典型的回避性依恋特质的人,不善于表达,经常用情绪对待孩子,也不善于跟孩子在一起玩,只能照顾孩子基本的吃喝拉撒。另外,孩子特别喜欢活动,但爷爷又害怕他摔了,经常不让他活动。如果孩子非要活动的话,爷爷会威胁孩子。


我听老师说到孩子成长背景的时候,我就知道孩子这么强烈的不安全感是跟他的成长背景有直接关系的。

>


同时,我的担忧是,如果孩子的生活环境一直不改变,那么他的生命发展会受到严重的阻碍。之后,老师跟孩子的妈妈也作了沟通。由于孩子跟老人在一起确实有些问题没有办法再进一步沟通,爸爸妈妈就带着孩子独自生活了。


半年之后,我再到学校看孩子的时候,发现孩子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特别喜欢观察人,而且会主动跟你聊天。


有一天,我在院子里面看到他,我说:“早晨好。”他就用粤语跟我说:“早晨好。”正好小朋友要做操,我说:“要做操,你去不去呢?”他还有点犹豫。当我伸手过去拉他的时候,他主动拉着我的手,跟着我去看小朋友做操。 我就知道,他已经从最初不安全的阴影和阻碍中慢慢走出来了,他开始恢复了他的生命力,开始在做自己,那意味着他的生命也开始发展了。 11月7日(星期六),公益讲座直播第四场,《给孩子一生的礼物——安全感》。25年爱和自由教育专家薛梅老师将为您分享:安全感是怎么形成的?家长应该如何帮助孩子建构安全感?



保存以下图片

微信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免费听课

☟☟☟

>



欢迎更多交流

微信公众号@ 爱和自由

抖音@爱和自由每日育儿

知乎@孙瑞雪教育机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