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分享 / 正文

日期2020-10-31 14:00:56

​​看了陈凯歌在演员请就位指导的误杀片段,好像突然明白了他为什么再也拍不出《霸王别姬》那样的电影了。

这几天又有消息说他要联合徐克林超贤执导抗美援朝的电影长津湖,顿时觉得不妙,估计成片比金刚川还要八佰。

还是先回到误杀这个片段,先看李成儒的点评。

他上来直接就是“困”,“觉得长”。

>

确实,我当时看这场戏的第一感觉就是“怎么这么长,还没完?”,觉着整场戏温吞如水,完全没有前情提要里所期待的戏剧张力和冲突对峙的感觉。

然后听了郭敬明商业互吹的点评后,我好像明白了原因何在。

郭敬明说,凯歌导演最后结尾留白处理的太高级了,当倪虹洁把手搭在胡杏儿的肩膀我就觉得应该停了,不能往下再演了。

>

恰恰是小四颇为赞赏的结尾处理这个果,很好解释了我的困惑,让李成儒觉着困而长的原因。

我虽然没有看原版,但通过节目的剧情简介也能知道大概。

这场警局审问戏应该是这部电影最重要最高潮的戏,双方地位身份悬殊却又充满力量感的对峙,而能形成这种对峙的力量来源于双方的愤怒,即便是小人物弱势那一方也能拥有,因为这种愤怒来自于父母的天性——护犊之情,是具有原始的动物性和攻击性。

>

所以,胡杏儿和倪虹洁饰演的两位母亲是不可能的和解,因为这两人都恨不能一有机会就撕裂对方。

 但陈凯歌却认为最后两人和解是这个片段最为重要的东西,认为主题应该是爱与宽容。

>

此外这种愤怒里还有小人物对于不公平的愤怒,这股力量也很强大。

当然,这两人愤怒的状态也不一样。倪虹洁的愤怒里面还有对不公平的愤怒,小人物面对不公平时最极致的表现是以死相搏,大不了一死也要求个公平。这两种力量才能支撑这家人面对如老虎一般警察局长的审问。

而胡杏儿的愤怒里多半是自责和迁怒。

这样看来,这四个人的表演反而倪虹洁的状态最对,胡杏儿表演太过冷静完全没有如动物性的愤怒,和面对猎物时的威慑感。

>

而造成这个观感最主要原因是杨志刚的表演,他把丈夫舍命为女儿妻子谋划担责的小人物,给演成那种谋而后定的厉害角色感觉。

这样一来就把双方不对等的力量对峙感给打破了,搞得好像一个黑帮大佬被审问一样,仿佛胡杏儿这个警察局长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

而且这又使得倪虹洁的表演就不成立了,她那种愤怒就显得很突兀,这也难怪她在排练的时候会怀疑自己,不知道自己怎么演而导演的要求也达不到。

>

因为陈凯歌的要求是,要她收着演要出个第11个母亲来????

>

杨志刚他这种表演状态也不知道是怎么通过陈凯歌验收的,尤其是当胡杏儿拿着手机视频给女儿看的时候,这场戏更是这个片段的重中之重,是最能同时给四位演员带出彩的一场戏。

因为当胡杏儿威胁要把裸体视频公布与众时,女儿这时候应该是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在几近崩溃边缘,要有个向父亲求救表情(可惜没有),而父亲这时应该时要有反应给女孩或者给妻子,这才有母亲愤然起身打断胡杏儿对女儿的逼问。

>

这场戏父亲这个角色是带动情绪和剧情走向的关键人物,可是杨志刚的表演完全没带起来,没有和女儿和妻子的任何交流,而这个责任导演要占主要责任。

而陈凯歌是这样要求杨志刚的表演:要一开场就让观众觉得你不是好对付的人!

>

这话足见陈凯歌的自负,管你什么经典原作,我一定要和你不一样,要有高级感。

女儿被强奸,你不要愤怒,要收着。

村妇般捶胸顿足痛哭没有美感,要收着要平静。平静是演技第一要义。

完全不在乎这个角色本身是不是普通农妇,也许他根本就不想拍贩夫走卒市井小民的爱恨情仇。

所以,他才会想当然说这电影主题是爱与宽恕。要倪虹洁收着演不要和天下母亲一样那种外放的愤怒,更不屑去理解这种愤怒除了护犊之情之外,还有就是小人物对不公平的愤怒。

所以,当听说他是长津湖的导演我很慌,很怕他把抗美援朝主题定义为爱与宽恕,文人酸腐味的反思战争。

很怕他也把中美双方不对等但充满力量感的对峙,又给弄得温吞如水,毫无热血激情。

>

   

怕他不去细想抗美援朝某种程度上的本质也是小人物对于不公平的愤怒反击,对建立新的公平秩序的渴望。

志愿军的不畏生死也是:大不了一死,老子也要给后世换来个公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