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分享 / 正文

日期2020-10-31 14:00:55

​​ 将现实故事包裹在犯罪片类型下,看似“风平浪静”的人生,其实早已暗流涌动,随时都在崩塌的边缘。

 

>

《风平浪静》是一部特别“凶狠”的电影,而且一下狠过一下——开场的校外霸凌,让90年代的游戏厅生态直接暴露在银幕之中,忆起当年在游戏厅熬过的夜打过的架,脊背顿时一紧。而紧随其后,故事则在一阵暴雨之中将触角伸向教育体系的黑暗之中,宋浩保送的名额被好友李唐顶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人生就这么被偷走了,可能故事觉得还不够狠,又让宋浩闯进陌生人的家里,刺出了人生崩颓的一刀,由此开始了长达15年的流亡生涯……

 

>

从保送名额被顶替到官场潜规则,《风平浪静》大胆地触及了一系列敏感话题,给人以“汹涌澎湃”的观影感受,角色在善恶之间的灰色地带徘徊游走,始终无法找到灵魂归宿,而成年人一瞬间的崩溃更是令人感到沮丧,但故事还是在人生的痛感与爽感之外着重人性的挖掘,无疑拓宽了犯罪片的定义,打响了2020华语犯罪电影第一枪。

 

>

而影片的凶狠,并不单单只停留在敏感话题上,而是更加深刻的进入,将这种凶狠贯穿始终,片刻的风平浪静,也只是为了等待更加惊骇的波浪。

 

>

当章宇扮演的宋浩在15年后归来,祭拜母亲,重新回到当年逃离的老屋时,是第一次让观众感到风平浪静的时刻,此时,父亲宋建飞职务高升,不但有了新的红颜,还有了新的儿子,王砚辉的演技爆发,不但演出了这个最凶狠的狼爸,更诠释出一个传统价值观下,最复杂的“父亲”形象——以打骂代替关爱,不分对错只分你我,看似是为儿子着想,但自己杀人的罪责却让儿子承担;香火观念浓厚,因为儿子逃亡所以要再生个儿子;同时又伪善刻板,利欲熏心,面对夺去儿子保送名额的李家父子,从被迫遭受阶级碾压到为了钱权主动迎合,艰难不易的背后也展现了人性复杂一面。

 

>

但至少此时宋浩对离开父亲是无感的,就像落潮一样,他回到自己躲藏了15年的生活中,依旧会回到风平浪静的日子。但谁让他又遇上了潘晓霜呢。

 

《风平浪静》是一部犯罪电影,但对于宋佳扮演的潘晓霜来说,就是一部爱情电影。宋佳通过几次不顾一切的“主动”,将潘晓霜塑造成这个影片中值得让人泪流满面的角色,第一次主动是宋浩离开告诉她再也不回来的时候,她按下收费站那个自动栏杆,挡住了他的车,也给自己一个留住他的借口;之后就是在饭局上放飞自我的唱歌,看过太多宋佳的作品,大多时候都是紧绷着情绪的,这是第一次见她摇头晃脑轻松随意;再之后就是她找到宋浩家中,主动坐在他的腿上,向她吐露藏于内心多年的情愫,因为爱,因为善良,她勇敢地追求藏着秘密的宋浩,并用自己的真心抚慰同样善良、却备受外界环境影响的爱人。

 

>

可能正是源于这种不顾一切,宋佳这部影片中,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松弛,从《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命途多舛的风流女人,《你是凶手》追查杀害女儿的凶手的绝症母亲,《我和我的祖国》英姿飒爽的女飞行员,再到《风平浪静》勇敢追爱的独立小女人,她总能变化自身状态,呈现出导演心中角色的样子。在这部影片中,她是唯一坚持善良的人。

 

>

潘晓霜和宋浩婚后的生活,是影片第二次的风平浪静,也是所有人最后一次的风平浪静。取代了宋浩保送名额的李唐,再一次将宋浩带入灾难之中,他用当年看到宋浩从杀人现场离开的秘密要挟宋浩,之后,又用宋浩的车撞死了万小宁,宋浩被迫替李唐掩盖真相,互相不戳破对方杀人的秘密,成为一种无法言说的默契。同样,宋浩最后的崩溃也正是因此。

 

在影片的最后,宋浩终于在一瞬间崩溃了,他不但想痛殴李唐父子,也向当年让他被迫成为杀人犯的父亲,举起了刀……

 

>

从《少女哪吒》到《灰烬重生》再到《风平浪静》,导演李霄峰的电影个人特点日渐鲜明。他在人物塑造、光影运用、镜头调度等电影技术方面所展现出的影像风格也日趋成熟,在文本取材上,对青少年成长环境、心理、人性的复杂性极为关注,认真观照现实生活,体现人文关怀与匠心精神。此次打造这部探讨人性的犯罪片,对新类型的尝试和探索,给观众带来新鲜感,导演+演员“全员狠人”的特质贯穿始终,向观众奉献了一场极具震撼力的“年度群戏”,无疑,值得期待。



​​​​